• <td id="vzzzb"></td>

    <tr id="vzzzb"><strong id="vzzzb"><menu id="vzzzb"></menu></strong></tr>

  • <li id="vzzzb"><option id="vzzzb"></option></li>
  • <tr id="vzzzb"><strong id="vzzzb"><listing id="vzzzb"></listing></strong></tr>
    均林中藥
    均林中藥
    均林中藥
    資訊詳情

    中藥材價格經歷三輪暴漲 正常還是異常?

    來源:吉林省均林中草藥種植有限公司   發布:2014/6/17   文章類別:產業動態   點擊:665

         中藥材價格經歷三輪暴漲 正常還是異常?  

      

    2009年以來,中藥材價格已經歷三輪暴漲并有愈演愈烈之勢,常用品種全線上揚,升幅超過100%的品種多達96個,引起全社會的強烈關注;

      中藥產業引發連鎖反應,一些中成藥品種因此停產或面臨停產的危險,部分中藥飲片停產或減產,一些中醫院內制劑開始消失,已影響公眾用藥需求的滿足。

      中藥材價格暴漲為哪般?本報記者深入調查——

      中藥材價格上漲

      中醫院院內制劑告急

      “藥材價格漲得太厲害了,所有的藥材都漲了,價格普遍翻了一倍。今年醫院已有十幾個制劑品種因為價格上漲停止生產,賠不起!”記者剛提起藥材漲價的話題,北京中醫醫院制劑室李主任就訴起了苦衷。

      近年來藥材市場價格的暴漲,已經直接影響到了中醫院院內制劑的發展。

      藥材價格的普遍上漲導致醫院購進的飲片價格水漲船高,制劑常用的飲片如醋柴胡從72.5元漲到了168元(千克價,下同),山藥從11元漲到96元,連翹從18.6元漲到80元,沙參從12元漲到104元,當歸從12元漲到156元,薄荷從6.8元漲到50元,菊花從12元漲到56元……這是李主任直接感受到的!叭ツ晡覀冎苿┦屹r了20萬元。今年我們有十幾個進入醫保目錄的制劑品種,下了單子藥房不給配料了,都停了!

      據了解,院內制劑的價格是由政府核定的,不能隨便調整。目前的院內制劑定價還是20世紀90年代核定的。而藥材屬農副產品,實行市場調節價。

      這可真難為了醫院!飲片是按市場價購進的,用高成本飲片制成的制劑卻只能按原定價收費。如治療風濕病的“消痹合劑”成本已達42塊多,定價還是18.93元;“三參通脈合劑” 成本已達97.33元,定價卻是42.79元。

      所以,“我們現在就是賠錢在做。沒辦法,患者有需求,再說中醫院要有中醫特色,所以有些藥賠錢也得做! 李主任說。像“固本消瘤膠囊”,是治療腫瘤的名醫名方,定價200多元,制作成本就要400多元,一年醫院就要補貼幾十萬元。還有治療濕疹、牛皮癬的“除濕丸”,售價是20多元,現在光成本就要40多元。

      而漲價的已不止藥材,包材、水電、人工等成本都在增加,院內制劑的價格嚴重倒掛,讓“醫院已經賠不起啦!” 李主任說。

     這種現象如今非常普遍,在綜合性醫院則直接影響了中醫藥的使用。北京某綜合醫院的8個中藥制劑品種已經全部停止生產數月了。一個癌癥病人術后治療的藥在臨床已經用了10余年,也停產了?刹∪瞬荒軟]藥用,一再找到醫院。該院制劑人員表示,考慮到社會效益,醫院正在準備恢復制作。

      記者采訪到的醫院相關人員一致呼吁,國家有關部門對此現象應該引起重視,在醫改中采取措施盡快加以解決,否則最終影響的是病人的利益。

      中藥材價格暴漲

      正常還是異常?

      中藥材價格暴漲已引起了全社會的關注。從2009年上半年開始,國內中藥材價格已經歷了三輪暴漲并有愈演愈烈之勢。常用中藥材品種全線上揚。2010年,升幅超過100%的品種多達96個。

      最為極端的品種如太子參,從21/千克上升到205/千克,名列漲價品種之首;其他如板藍根、三七、補骨脂、桔梗等常用品種升幅也都超過500%,引起市場極大震動。

      那么,中藥材價格暴漲屬正常還是異常?原因究竟何在?記者日前采訪業內有關人士,對此進行了探究。

      中藥材屬農副產品,實行市場自主調節定價。價格隨著市場行情而波動是正常的。中藥材市場如果缺乏價格波動則說明產業缺乏活力。

      據了解,在此次暴漲之前,也就是2009年第一季度之前,中藥材價格已經歷了10年的低谷,幾乎接近谷底,因此,中藥材行情長期低迷造成的生產供應萎縮和社會中藥材需求的不斷增長必然導致新一輪中藥材價格的調整。而2009年春季的一場“甲流”疫情成為了導火索,啟動了中藥材價格的第一輪上漲。

      緊隨而來的兩輪中藥材價格暴漲,更是一次比一次周期縮短,頻率加快。在追尋漲價根源時,行業內外多將其歸結為熱錢“炒作”所致,一些媒體則將矛頭指向了民間游資。

      業內人士指出,在借南方旱情、北方倒春寒掀起的中藥材價格第二輪暴漲和2010年下半年以來的第三輪暴漲行情中,的確存在著炒作。當有限的中藥材資源遭遇源源不斷流入市場資金的爭相搶購,本就稀缺的貨源更顯稀缺,加劇了供需矛盾,藥市行情也被推到了狂熱階段。這期間,市場交易量的增長,更多是在經營者、囤貨者之間進行流通和倒手,部分熱點品種甚至已經過幾輪換手,真實需求啟動并不明顯。而每一輪倒手都意味著成本的增加,從而造成中藥材價格的節節攀高。

     那么,在中藥材價格三輪暴漲的背后,還有什么更深層的原因嗎?

      “中藥材價格的暴漲雖然有資金介入的因素,但更關鍵的一點是供應的減少和需求的增加加劇了供求矛盾的惡化!睒I內人士認為,20092010年國內中藥材價格大幅暴漲,生產企業無原料可用,其深層次原因正是藥材種植長達10年的萎縮所致,2009年初我國藥材種植的萎縮已達到了頂點。供求失衡才是這次中藥材普漲真正的原因,貨源的短缺是中藥材價格攀升的根本動因。

      業內人士指出,近年來家種中藥材的種植在不斷萎縮,積壓多年的陳舊庫存在不斷被消化,家種中藥材長期供大于求的被動局面在逐步扭轉,庫存消化殆盡、生產種植滯后再遇自然災害造成大幅減產,從而引發價格的上漲是很正常的市場規律。而“甲流”疫情導致部分中藥材需求增長成為導火索,產需矛盾終于被激化,引發了中藥材價格的普漲。中藥材價格的普遍上漲是供求矛盾轉化的客觀表現,游資炒作個別品種只是進一步突出了這些品種本身存在的供求矛盾。將中藥材價格普漲粗淺歸結于游資炒作則有失偏頗。

      藥材種植萎縮長達10

      致使中藥材生產基礎薄弱

      在經濟社會快速發展、“三農”支持力度持續加大、勞動力成本不斷上升的背景下,中藥材行情的長期低迷直接造成了藥材產區生產藥材積極性的下降。而國家提高糧食收購價格,種藥不如種糧收入穩定,藥農大幅縮減種植面積,致使2009年產不足需。

      以價格暴漲的大宗中藥材品種桔梗為例,主產區陜西省商州區南村鎮漲價前的桔梗平均價格長期在9.2/千克上下運行,已嚴重低于生產成本。而同期當地農民平均用工成本早已翻了3倍,勞動力普遍外出打工,南村鎮只剩下留守的老年人粗放種植桔梗,導致了桔梗種植面積持續萎縮,2008年底時,當地桔梗種植面積比2004年下降了70%以上。而類似的現象在其它產區同樣存在。2009年全國桔梗產量不足2500噸,而市場需求達上萬噸。供需形成的極大缺口,為價格暴漲到85/千克埋下了伏筆。

      長期以來,藥農種植藥材缺乏指導,缺乏扶持規劃和保護機制!皠e人種啥我種啥”或什么藥材貴就種什么藥材,往往導致藥材生產種植上下起伏,今年的“黃金”明年種出來就變成了“稻草”。價格急劇波動生產藥材收益得不到保障,屢屢藥賤傷農。

      廣西靈山縣為郁金產區,當地農民種植收益調查統計顯示,2009~2010年所需肥料、種子秧苗、農藥、人工的費用及用工人數等等,種植郁金均明顯高于種甘蔗、果蔗、木薯和水稻。2010年種植郁金總費用需要6450元,凈收入卻是-1725元;而其他產品的總費用僅在540~1725元之間,凈收入在1335~10275元之間。甘蔗等其他作物不僅種植簡單,同時,當地政府還實施了最低收購保護價格,訂單穩定,保障了農民的收入,維持了農民種植的積極性。而種藥材政府是沒有任何補貼的。因此,農民都是首選種植果蔗、糖蔗,其次是木薯和水稻,最后才會選擇郁金。而外出打工能月收入2000元,也讓大量青壯年農民不再愿意從事繁重的農業生產勞動,又造成農村勞動力短缺,致使種植、采挖、加工復雜的郁金逐年減少。

    據調查,現在農村中藥材生產者主體已變成了效率低下的“61、99部隊”(即留守的兒童和老人)。

      時至今日,受市場主導的“一哄而上”的藥材生產已難以經受勞動力大量外出和糧價上漲的考驗。多年的低迷行情,更使中藥材生產遭受重創。

      曾被譽為“隴上藥鄉”的甘肅文縣是紋黨參的道地產地,人工大面積種植已有600多年的歷史。原道地產區的鐵樓鄉陽尕山村,上世紀末全村家家戶戶都種黨參,原生態黨參種植面積尚有600畝,如今只剩下4.2畝。

      另據業內人士反映,野生藥材資源隨著需求不斷加大已越采越少,不少品種幾近絕跡,庫存越用越少,其價格也只有越漲越高了。

      流通模式落后

      成為囤積炒作的“溫床”

      當前支撐我國中藥材流通貿易體系的專業集貿市場,還是市場經濟初級階段的產物。這種模式長期靠多環節吃產地與市場之間的“價差”獲利,一種藥材從生產者到消費者手中一般要經過820個環節。

      據業內知情人講,中藥材市場這種傳統的經營模式已有幾百年的歷史,家庭經營,個體經營,前店后廠。從事大批發的經營者,雖然有少數資金在百萬、千萬元的大戶,但經營模式大同小異。交易方式也是傳統的,買賣要通過中間人跑合,是不公開、不透明的捉迷藏式,效率低、成本高。每一次交易都是一次大貨旅游,如果給大貨加上一個跟蹤器,從中藥材生產者——農民手中最終到達中藥材生產廠家的車間,其間倒手最高可達幾十次。

      近些年隨著通訊技術的普及,藥材需求企業與產區的直接聯系加強,市場與產地之間“價差”消失甚至“倒掛”,藥材市場的生存和盈利空間被大大壓縮。于是,傳統經營者的經營模式和獲利方式逐步演變為兩種主要形式。一是摻雜使假,比較突出的問題如熏硫黃、染色、打礬、非藥用品代用等。目前,市場上幾乎難以找到沒熏過硫黃的當歸、黨參、金銀花純凈貨;甚至提取過的連翹、紅花也再次進入市場銷售環節。二是囤積炒作。業內專家指出,當前的藥材市場已步入混亂期,導致出現了今天假冒偽劣嚴重、囤積炒作成風的局面。

      據2008年中藥材天地網聯合中國醫學科學院、北京大學、中南大學、上海中醫藥大學、成都中醫藥大學等機構對國內藥材市場的調查顯示,流通中的中藥材存在質量問題的達70%以上,涉及藥材數量達百萬噸,而囤積炒作更日趨嚴重。

    2009年之后,藥市炒作之風更是呈加劇之勢,部分熱點品種如太子參、三七等倒手率甚至達到幾十次,造成這些品種價格的短時暴漲。個別獲取暴利者的負面示范效應,又刺激了更多企業、人群和資金參與這種“擊鼓傳花”游戲,亳州、安國等主要藥材市場甚至屢屢出現哄搶藥材、哄抬價格的現象。

      業內專家指出,中藥材傳統的交易模式中間環節過多,直接導致了藥材的質量和藥農的利益得不到保證,藥材的價值得不到體現,致使中藥材種植投入嚴重不足,藥材基地得不到穩定發展,藥材質量得不到保證。目前以藥材集貿市場、千家萬戶經營中藥材的傳統模式,早已無法支撐中藥現代化產業流通體系,中藥材貿易流通體系已瀕臨失控、斷鏈邊緣,并嚴重影響到中下游產業的發展和公眾用藥需求的滿足,嚴重影響了整個中醫藥產業的發展,成為中藥產業現代化的障礙。

      據記者了解,中國中藥協會已對產業現狀進行了專題深入調研并形成報告,提出了盡快建立中藥材市場信息預警平臺,通過信息引導生產來防止產銷失衡;加快建設中藥材行業電子商務平臺,實現買賣雙方高效對接,減少中間環節并實現訂單農業,堵住囤積炒作者的進出通道;加強中藥材流通標準體系建設,為電子商務奠定基礎同時也防止囤積炒作行為的3條政策建議。同時建議國家各有關部門加強政策協調和聯動,成立專題工作小組,深入開展市場調研,研究出臺相關政策規定,促進我國中藥材產業良性、有序發展。此建議已遞交國家有關部門。

      記者觀察

      面對中藥材價格暴漲需要冷思考

      隨著中藥產業的發展,我國中藥材的需求已連續多年保持著15%~20%的速度增長。而長期以來忽視中藥材原料生產端的弊端,也已造成嚴重不良后果。

      隨著國內中藥材市場行情一路高漲,原藥材的供應穩定已受到較大影響。據中國中藥協會及南方醫藥經濟研究所等機構調查,中成藥生產企業首當其沖遭受了嚴重損害,在中藥材價格大幅上漲而中成藥政府管控價格相對不變的矛盾下,中成藥企業不堪重負,有些臨床常用、療效確切的中成藥品種因企業無利可圖,甚至價格“倒掛”,已停產或面臨停產的危險,影響了公眾用藥需求的滿足。另據中藥材天地網監測顯示,國內原料采購需求已開始呈逐步下滑之勢,其中中成藥、飲片、保健品等生產企業通過藥材市場采購的數量萎縮幅度超過20%。同時我們也看到,上海因中藥材漲價致120種中藥飲片停產或減產,價格倒掛已經造成中藥飲片緊缺;黑龍江的中醫院每張中藥處方價格則從2008年的100元左右漲到了300元以上。

     藥材價格高漲存在其必然性,對此我們更需要多一些冷靜思考。

      當前,由于中藥材生產基礎薄弱、流通模式落后,導致中藥材生產供應矛盾、流通混亂問題日益突出,中藥材價格體系面臨失控,已嚴重影響到中下游產業的發展和公眾用藥需求的滿足。中藥材充足的市場供應、穩定的質量、合理的價格是中醫藥事業健康可持續發展的源頭保障,如果中藥材價格暴漲、流通混亂問題不能得到及時有效解決,必將危及中醫藥事業的健康有序、可持續發展。

      我們在驚嘆中藥材高價的同時,也應對行業主管部門長期以來多頭管理、重產業鏈后端輕前端的產業發展政策進行一番反思,更多地關心對中藥材生產的研究和扶持力度,以及怎樣保護藥材種植主體農民的利益、怎樣保障供需基本平衡和相對穩定的藥材價格。這也是中藥材產業健康發展急需考慮和亟待解決的問題。

      記者在采訪中感到,不解決源頭穩定問題,任何臨時抱佛腳、治標不治本的措施效果都只能是暫時的。中藥材生產供應維穩體系建設和可持續發展,還需要以前瞻性的眼光、市場化的手段進行系統性考慮。盡快找到中藥材產業發展的深層次矛盾,建立中藥材價格維穩機制,已成為破解行業發展困局的關鍵。這也是業內有識之士的共識。

      當前,我國已明確把現代中藥產業納入戰略性新興產業加快培育發展,作為主要依靠可再生的自然資源和農業資源發展的中藥產業,夯實基礎至關重要。

    出處:鳳凰網